CBA 双外援时代最后的疯狂?

一个多月后,姚明以CBA公司董事长的身份,主持召开CBA俱乐部投资人会议暨股东会第7次会议,发布《CBA联盟“敢梦敢当”联合宣言》,通过的一系列联赛新政策兑现了他承诺的将继续深化中国篮球改革,“不能半途而废”。这其中,从2020-2021赛季施行的国内球员“工资帽”制度和外援新政备受关注。

自2020-2021赛季起,初始工资帽的基准值为3600万元,缓冲值为1200万元,初始工资帽上限为4800万元,下限为2400万元。实际合同工资支出超出工资帽上限或者低于工资帽下限的俱乐部,应向联盟缴纳青训调节费(比例逐年递增,2022-2023赛季起为100%)。同时,新签署合同的球员将按照联盟制定的标准合同统一模板,单一球员最高合同工资限额为该赛季工资帽基准值的25%,2020-2021赛季为900万元,超过该金额将不予注册。

事实上,从去年开始,CBA联盟就开启了包含统一格式的国内球员和外籍球员聘用合同以及注册管理。2018-2019赛季,球员标准版合同(测试版)开始推行,将球员与俱乐部签约的合同分为新秀合同、保护合同、常规合同、顶薪合同和老将合同5个级别,对球员类型、合同期限、保障额度、优先权、特殊规定和薪金作了明确规定,共有134人签署,占注册总人数的40%。本赛季,标准版合同从“测试版”升级为“试行版”,有257人签署,占注册总人数的74%。

从2020-2021赛季开始,CBA的外援政策将有大调整。俱乐部可同时注册的外援人数增至4人,但每场最多只能报名两人,4节4人次,每节最多1人次。除了八一队,前一赛季成绩排名后4位的球队,每支球队外援上场定为两人(最多)4节5人次,但末节必须单外援。进入季后赛不再允许新注册外援或更换注册外援,所有球队(八一队除外)均适用4节4人次。

外援人数增加,但随着出场时间受限,他们在球队的作用将被削弱。这一政策的出发点是增加国内球员的出场时间,从而得到更大锻炼。然而,CBA国内球员市场远未真正流动起来,也并非每家俱乐部都有财力保质保量地“养”4名外援。一旦有球队输在了新一轮“军备竞赛”的起跑线上,CBA的强弱分化是否会加剧,比赛观赏性和激烈程度是否下降?尚是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