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T推动乒乓球运动全球职业化对中国赛事发展有什么好处?

你为什么会进入体育行业,现在又进入了乒乓球领域,这中间有哪些发展阶段呢?

第一阶段是2010年从中国移动出来,凭着一腔热血,以及从小对于体育的热爱,创办了一家体育公司。但没有考虑到2010年中国体育产业的规模,规范性、市场、人才等方面的知识比较欠缺。那时候我们大量的业务是承接企业的趣味运动会,基本上只要是体育业务我们都做,没有资格去挑选我想要做的比赛。

第二阶段是到了2015年,我们很荣幸和当时中国体育产业的巨无霸乐视体育一起合作,成立了乐视体育的重庆公司。对我们这帮本土体育产业的从业者来讲,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们进入到乐视体育以后,干了一件堪称孤勇的事:我们公司在2015年8月25号成立,两个月后的10月25号我们就办了第一届重庆女子半程马拉松赛,现在已经到了第六届。

公司现在改名叫重庆开承体育,那会儿我们没有自己运营过比赛,也没想过自己投资来办比赛,更没想到过一个比赛会需要我们连续五年的投资才能到今天这种状态。我觉得这也是国内引领行业的方向标,是乐视体育带给我们团队非常有价值的一个资产,与国家以及整个市场的发展也是息息相关的。

第三段经历是现在在WTT(国际乒乓球职业大联盟),在WTT中国负责整体运营工作。

主持人:“中国乒乓,世界共享”是否只是一个竞技上的概念,这句话还有其他范畴的含义吗?

“中国乒乓,世界共享”是刘国梁主席提的,刘国梁主席既是中国乒乓球协会的主席,同时是WTT理事会的主席,也是国际乒联的第一副主席。如果没有备战东京奥运会,刘主席应该是国际乒联主席最有力的人选之一。

首先,是因为中国乒乓球在技术层面上一直不断的创新,体系非常优秀,在技术层面上能够去带领这个项目继续前行。

第二,乒乓球这一项目在中国不仅竞技层面好,而且乒乓球这个项目的市场号召力包括粉丝、商业合作伙伴、全民心目中的口碑等非常高。我们也希望把这种号召力、影响力让世界也能够共享,让我们全球的球员能够有全球的粉丝。

第三,中国在乒乓球这个项目上的商业化、职业化有非常优秀的先进的经验,我们希望在这个层面能够跟世界共享。因为只有全世界参与、参与这个项目的国家地区运动员不断增加后,这个项目才能有持续的生命力。

WTT是World Table Tennis的英文缩写,中文翻译过来叫世界乒乓球职业大联盟或者叫世界乒乓球公司,由ITTF(国际乒乓球联合会,在全球管理乒乓球的国际单项协会)将自己旗下所有可被商业化的资产授权这家公司去做整个商业化运营。

大家知道只有当一个体育项目能够进入到商业化、甚至是职业化的阶段,它才能够不断地焕发新的生命力,才能够在这个市场上有更强大的号召力和整体生存能力。

1、ITTF愿意做出改变,作为拥有226个会员国的体育组织,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2、对于所有的洲际协会、国家协会来讲,能够大力支持这种改变,对所有人来说都很有挑战。

3、对于运动员、裁判员等,大家习惯了原来的赛制,习惯了原来的赛场,习惯了原来的所有安排,突然有了很大变化的时候,需要所有人去重新认识是很不容易的。

WTT的成功离不开乒乓球领域各方面的参与单位,包括各个赛事的组委会。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对WTT的认可,我们在疫情这么严峻的时候还能够得到那么多国家、地区政府和商业机构的支持共同去承办这些赛事,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机构能够共同参与进来去推动这个项目,往更商业化和职业化的方向前进。

WTT负责国际乒联旗下所有的赛事的商业化运营,这个赛事指享有ITTF积分的所有国际比赛。洲际比赛和国家比赛不在WTT的运营范围内,这两类赛事由各国家协会和洲际协会运营。

大家知道的奥运会乒乓球项目,以及WTT新创的体系包括大家熟知的世界杯,还有即将推出的挑战赛、冠军赛,大满贯等这些赛事都是由WTT负责运营,由赛事带来的商业化资产也是由WTT负责的。

WTT非常重要的一个目标是希望乒乓球这个项目能够真正的职业化。大部分体育行业的人应该都能知道,专业体育、职业体育是很不一样的。很多职业化的运动员不能参加奥运会,但很多只有专业化的项目,不职业化的时候其实是没有市场的,那么它的生存能力相对来说会很差。以乒乓球这个项目为例,当它没有足够职业化的时候,运动员不能以打乒乓作为自己的职业来养活自己、养活家庭,欧洲很多运动员都有这种情况。试想一下这样的话有多少年轻的孩子愿意学习这个运动,又有多少年轻的运动员能够坚持以此为职业生涯?

所以WTT希望这项运动能够真正地实现职业化,希望这项运动能够有更多的运动员参与,更多的国家参与,更高的市场关注度,这个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一个使命。

主持人:观众提问:WTT所有的比赛都是打世界排名吗?有没有推广运动的业余比赛或者是纯商业赛事?

WTT旗下的比赛首先肯定是有积分的。我们在积分上做了非常重大的改变——将青少年积分和成人积分打通。我们旗下最高级别的比赛叫大满贯,大满贯和世乒赛和奥运会一样,都是属于2000积分的比赛。

业余比赛目前不在WTT目前的赛事规划里。虽然我们不办业余的比赛,但是我们还是希望高水平的比赛能够影响到更多的业余赛事。

在这项运动的推广中,我们也有一些业余和花式、趣味性的活动,这在我们的定义里属于推广类的活动。

WTT冠军赛再往上是WTT世界杯赛,世界杯赛是原来的世界杯和年终总决赛合二为一的比赛。

最上面就是我们的大满贯赛事。大满贯赛事是WTT新创立的赛事,全球4站,享有和世乒赛、奥运会一样的2000积分。

主持人:从最低级别的挑战赛到最上面的大满贯赛事,不同层级不同积分,这样的赛事体系对于运动员来讲,意味着什么样的机会呢?

第一,大家对乒乓球这个项目,你可能会记得的是奥运会冠军,世乒赛冠军。奥运会4年一届对运动员来讲其实特别残酷,对于男单、女单这样的项目,你不但要达到一个国家协会排名的要求,同时只有两个名额,那么多优秀的运动员其实是没有办法去展示自己的。

世乒赛单项是两年一届,一年个人,一年团体,对大部分运动员来讲周期特别长,机会非常有限,这两个比赛都是有国家配额或者有周期配额的。世乒赛的团体赛,1个国家可以报5个,对于很多优秀运动员来讲,参赛机会是非常有限的。

对于WTT的大满贯比赛,在享受和世乒赛、奥运会同样的积分的前提下,我们规划的最饱满的比赛状态是一年4站,这一点是借鉴网球这项运动的。比如说小德在温网可能打得不好,但是有可能法网就发挥的好,对于这项运动本身的普及和对于运动员的激励是非常有帮助的。

第二,在激励体系上,中国人认可的世界冠军只有奥运会冠军和世乒赛冠军,因为只有这两个比赛的积分最高,但是实际上,大满贯冠军也应该是世界冠军,从激励体系上也给到运动员更多的机会,也让运动员在面对这项运动的时候降低心理压力,当然奥运会的压力是另外一回事,因为奥运会对于所有人来讲这个荣誉太不一样。除了奥运会以外,也让运动员能够更好的去参与这个项目,热爱这个项目,也更符合现在的体育职业化的精神。

主持人:给运动员带来这些变化后,从粉丝角度讲,粉丝的体验会有什么变化吗?

第二,我们的电视媒体产品有特别大的变化。WTT成立后我们和IMG国际体育管理集团有一个深度合作,将来大家看到的电视信号产品上会有比较多的变化,很多运动其实是需要媒体产品给大家做解释和沟通的。

第三,从东京奥运会来看,新媒体形态的互动性、话题性更强,粉丝的参与度也更高。我们现在也希望跟很多新媒体平台去做二创开发的合作。WTT的APP国内版本还没有上线,国际版本已经上线了,我们想让粉丝有自己聚集的地方,每个粉丝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运动员。

主持人:如果想一个城市想去承办这种比赛,想入选到WTT赛事系列的话,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

原来在国际乒联的体系里,要想承办比赛,只接受以国家协会为单位的申办单位。比如说你要想在中国办赛,只能中国乒协申办,你要想在日本办赛,只能日本乒协申办,其他的单位是没有这个资格去申办比赛的。

WTT成立以后,我们把这个门打得更开了,也希望更多的机构更多的组织能够参与进来,所以现在国家协会、地方政府、包括商业机构,都可以来向我们提出申办申请。

我们有一套标准的赛事申办申请流程,和大家熟知的申办单项比赛及综合性运动会非常的类似。只要你软件和硬件条件达标,硬件条件比如说场馆、机场、酒店等硬件达标,软件条件比如说运营团队、本地政府的支持、项目在当地的发展情况等各方面考核评估达标,都可以成为我们的地方合作伙伴,共同去举办比赛。

第一,我们所有赛场中心的地上都会贴上带有国家和城市名字的地贴。我们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媒体上转播,能够为国家及城市做很好的宣传工作,这对城市来说非常重要。

第二,乒乓球在中国受非常多年轻球迷的喜欢。2021年全运会乒乓球项目在延安举行,乒超在威海举行,这两个场馆都在很远的城市新区。

威海有一个国乒基地,这个基地我们2020年去的的时候修好,周边什么都没有,没法点外卖。但今年我们在去的时候发现已经能够找到外卖了,周边有非常多的餐饮企业起来了,因为比赛有非常多的粉丝在现场。

第三,WTT在河南南阳、新乡两个县级城市做了两站比赛。这两个比赛场地里所有的门票均价卖到了480元。一个乒乓球的比赛平均票价能够做到480元,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在南洋和新乡这两个城市,除了赛场内坐的满满的,赛场外的广场上也有非常多的观众,他们都拿着小马扎跑来,就像过节一样,让我有种回到小时候去看露天电影的感觉。

这对于城市的影响、对本地群众的带动以及对于第三产业的带动是非常直观的,因为一般我们的比赛时间比较长,基本上都是5天到10天左右,所以它的话题、持续热度是一直有的,这是很明显的一个变化。

乒乓的球迷越来越年轻化,这个也导致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愿意进入赛场去看这项运动,所以当年轻人进到赛场的时候,对于这个区域的经济的影响和拉动是非常好的。

主持人:观众问:高尔夫球场承办职业赛事和WTT赛事承办的体系是不是类似?

去承办国际赛事可能有一定的相似,但是稍微有点不同的就是场地,高尔夫球赛的承办需要以球场为基础,承办主体可能会是球场运营方。

乒乓球举办需要以球馆为基础,中国大部分的球馆是奥体中心或市一级的体育馆。但是承办主体不太会是球馆、体育中心这样的场馆运营方,而更多的承办主体是政府的相关单位,当地的体育公司会作为运营方共同来承办我们的比赛。

不过现在我们场地的形态越来越多。最有意思的包括巴黎的迪士尼就特别希望承办我们的比赛,特别希望运动员能够像迪士尼里面的玩偶一样,带着玩偶耳朵,穿着裙子,或者穿着粉色的衣服去打球。国际乒联现在也新审批了包括粉色的胶皮、绿色的胶皮等等。

第一,当地政府的拨款或者叫政策性的资金支持,这一部分的经费是由当地LOC(本地组委会)去获取的,这是比较大的一个支持。

第二,赞助权益,我们在赞助权益上做了一个划分,一部分由WTT保留运营,还有一部分留给本地组委会。考虑到中国的市场情况,我们基本上会把非常高级别的唯一的赞助商留给当地,大家达成一致的赞助权益。赞助的席位是作为当地赞助商业化以后的一个很重要的收入。

第四,赛事配套的其他活动,比如说展会、论坛、甚至有些地方做美食节,这些收入是由当地LOC去获得的。还有一些运营的较为灵活的机构,会借由比赛整合了当地非比赛场馆的广告资源,比如说站台等地方广告资源,做二次销售。

主持人:观众问:乒乓球的群众基础极大,但是商业化没有氛围,这个问题WTT之后会有什么应对措施

当你的产品更有吸引力的时候,你的产品才会有一定的生命力,由这个产品衍生出来的媒体产品也好,球迷产品也好,它的赞助市场才会有更好的吸引力。这其实是从赛事产品的主体产品以及从核心的运动球星去做商品讨论的。

“中国乒乓,世界共享”首先是从球员的培养里给世界提供很多的帮助,我们希望能够培养出更多的全球范围内的球星。像马龙等乒乓球运动员,他们英语非常的棒,也收获了大量的包括日本、欧洲在内的很多球迷。WTT会尽力去打造这两个核心产品,只有这两个产品打造好后,衍生出来的产品才能形成一个比较好的商业化氛围。

首先,我们的项目覆盖的国家非常的多,对于有国际发展诉求的品牌会有一定的帮助。

第二,乒乓球是央视转播的传统项目,在新媒体版权合作里,央视、咪咕等大流量平台都会是我们下一周期的合作伙伴,这就意味着基础曝光量有一个保障。对于品牌曝光量有需求的品牌是比较适合和WTT合作的。

第三,目前乒乓球这个项目有非常多的明星运动员,像马龙、樊振东、许昕、刘诗雯、陈梦、孙颖莎、王曼玉等形象好,气质佳,市场号召力也不错。国际运动员也有很多例如伊藤美诚都有非常强的市场号召力。

对于品牌来讲,如果赞助了WTT的比赛,我们每一站赛事的宣传海报都是可以使用的,宣传海报上有3到5个运动员的形象,品牌是可以用的,这也是非常好的一种方式。我们的运动员也会出席一些高级的合作伙伴的品牌活动。

对于品牌来讲,第一解决出海的问题,第二解决曝光的问题,第三解决和有影响力的运动、运动员关联的问题。

主持人:乒乓球世锦赛刚入选SportsPro’s 2021 最具市场价值的体育资产排行榜(即最值得赞助),唯一一个中国优势项目。在商业化中表现如此亮眼,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第一,与这个项目的普及程度有非常大的关系。足球为什么被称之为世界第一大运动,跟普及程度有很大关联。乒乓的全球普及程度很高。

第二,我们在传播层面下了很大功夫,特别是在国际社交媒体上。我们的海外的Instagram、推特和Facebook这几个社交媒体,基本上都是各个单项协会的前三。如果国际组织或者主要的IP方不去做国际层面的传播,要让本地组委会去国际化传播每站赛事是不太可能的,所以其实在传播这个层面有大量的工作,WTT做了大量的传播类的工作,这是很重要的。

第三,与粉丝的各种互动,包括大家看到的各种2次创作。举个例子,今年习主席在接见中国东京奥运代表团的时候,习主席走到刘国梁主席面前的时候,都说你就是最不懂球的胖子。这个东西已经火到了连习主席都能够去戏称的层面,也说明二创这种新的媒体形势下的媒体内容的提供其实很重要的,而且我们也很愿意去接这种新的媒体形式。在传播和与粉丝的互动层面,我们现在做了自己的APP,也希望将来有自己的频道和电视台,这些内容是为了给粉丝和各个媒体平台,去提供更多的素材和内容。

主持人:WTT这两年有非常快速的发展,你觉得有哪些关键经验是值得中国的体育组织去借鉴的?

首先在这个项目里是有很多的相关利益方的。作为体育组织、行业组织,一定要考虑整个项目行业的整体的发展,就是你和这些相关利益方怎么共同推动这个项目的快速发展,怎么样让各个参与的人能够一起在里头得到收益,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工作。

我的三段职业经历就是在体育产业链里的不同位置,在这个过程中,我能够看到体育产业处在不同位置的公司的需求。因为看到这些不同的公司需求后,我们在做和各个合作伙伴的关系搭建的时候,也能够更理解大家。如果说大家希望能够有机会共同发展的话,这是要充分考虑的。

就像刚才给大家分享的一样,现在整个WTT中,中国市场的话语权、在中国市场的表现和在中国的融入也是很好的。因为在其他项目中,我们很难在一个单项的国际体育组织里,真正的去参与到很多东西,或者真正的能够有很好的话语权,这一点我们慢慢能够起到作用,而且我也愿意为这件事情去做更多努力。

疫情新常态下首场线下举行的双金赛事,太原马拉松如何做到让赞助商的权益不损反增

2014-2022|从JP摩根辞职创业的击剑公司女老板,她现在过得好吗?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云南昆明,郑女士在银行查询交易明细时,发现其中1580万元被银行副行长董某分两笔私自转给他人

财联社9月29日电,英国首相特拉斯表示,英国的能源援助措施将降低通胀。

政治工作部 委员会印发《关于加强新时代军队廉洁文化建设的措施》

决定退出中国后 亚马逊发布新款电子书Kindle Scribe:首次配备手写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