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是最好的教育

当人类开始认识体育的时候,体育就是教育。世界上第一个使用“体育”一词的,是1881年美国阿姆赫斯特学院的体育部主任希区柯克。希区柯克的学说和理念,对体育做了重要的重新的诠释,成为哈佛大学、阿姆赫斯特学院等教育机构的通识教育的一部分,也使得体育成为教育的必要且重要组成部分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体育,顾名思义,就是教育,即所谓“以体育人”。但是,长期以来,我们无论是在体制上,还是在理念上,将体育与运动混淆了,将体育与教育剥离了。

而且,将体与育割裂的后果非常严重,导致我们的教育里没有了体育,我们的体育里没有了教育。也就是说,我们教育的问题是体育出了问题,我们体育的问题是教育出了问题。

马克思说过,人须全面发展成完整的人。在马克思主义看来,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就是个人体力和智力的充分彻底的发展,且两者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教育在这个结合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近现代伟大的教育家张伯苓是中国一个多世纪以来,唯一一位对体育的觉悟最早,认识最深刻,推行最努力的教育家。

最近若干年,国家意识到体育教育的问题,于是提出了“体教融合”,其实,张伯苓早在100多年以前就已经非常明确的提出来了。

1916年,在南开中学修身班的演讲中张伯苓说:“体育发达,非啻身体之强健已也,且与各事均有连带之关系。”

1935年8月3日,张伯苓在接受《大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体育不必单另成一科目,其与教育以及社会一切,均有联带关系,不必视同化外。此为体育界同人一种新的觉悟。至少今后教育体育可打成一片。”

同年9月,在河北省体育委员会全体委员会议上,张伯苓做了题为“体育与教育”的演讲,他说:“自认教育与体育,绝对不能分离。”

从张伯苓的体育思想里,我们认识到,体育本来就是教育。而如今,“体教融合”的提出,固然有其积极的一面,但也说明了我们在根本上,还是把体育与教育当作两回事。我们并没有真正回归体育教育的本质。例如,我今天说“体育是最好的教育”,能理解“体教融合”的人就未必能理解这一点。

1930年6月13日,张伯苓与《大公报》记者谈话是说:“故望今后教育界,对于体育应加十分之注意,盖体育实为最要之教育也。”最要之教育,就是最好的教育。

1946年,张伯苓在于上海《新闻报》记者谈话时还说:“我觉得体育比什么都重要。”这个“什么”指的是什么呢?当然,它是德育、智育、美育、群育、劳育以及创造力教育等等。但这并不是说,有了体育就可以不要其他育,而是说,体育包含了这些育!

张伯苓说:“体育包括德智两育,如球队联合攻守,须重合作,此系德育。技术方面,贵在纯熟,此亦系智育。”

以此思路延伸思考,体育所包括似不止两育,亦不止四育,——激励爱国,鼓励民主,此系德育;训练合作,提倡团结,此系群育;战术技术,克敌制胜,此亦系智育;“精神愉快,发生美感”此又系美育;面对竞争,出奇制胜,此系创造力……

而且,体育是绝非教科书式、也绝少说教的身体力行。体育是在有规则却无束缚、有趣味亦有竞争、有风流亦有风险、有目标亦有结果的全真情境(赛场)中,通过全神贯注、全情投入、全力以赴的体验,自然而又必然地完成整个过程。

曾经强调对12岁以前的婴幼儿童进行体育教育的法国思想家卢梭,在他论教育的著作《爱弥儿》中说过:“学生看不到教育的发生,却实实在在地影响着他们的心灵,帮助他们发挥了潜能,这才是天底下最好的教育。” 此体育之谓也!

曾经梦想当一个世界拳王的曼德拉说:“体育有改变世界的力量!”体育当然也有改变一个人的力量。从某种意义上说,教育或许不是万能的,但体育是万能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